<rt id="plm6q"><meter id="plm6q"></meter></rt>
    1. <rp id="plm6q"><menuitem id="plm6q"><strike id="plm6q"></strike></menuitem></rp>
      1. <u id="plm6q"><form id="plm6q"></form></u>

      2. <tt id="plm6q"></tt>
      3. <b id="plm6q"><form id="plm6q"></form></b>
      4. <tt id="plm6q"></tt>

        Global Sources 世界經理人

        廣告
        熱點搜索
        求職技巧
        職場新人
        辦公室政治
        面試技巧
        升職加薪
        廣告
        首頁    職場   職業發展    正文

        反脆弱:為什么有些人更能適應工作的劇烈變化?

          人神共奮  2020-03-13 00:00:00   專欄
        解決“35歲危機”的“反脆弱結構”。

        1/5 反脆弱職業結構

        上周的文章《反脆弱性:為什么工作越穩定,人生越脆弱》,我介紹了納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的《反脆弱》一書,并留下了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如何利用“反脆弱結構”解決“35歲危機”?

        先回顧一下“反脆弱”的概念,書中提出了三種狀態:

        脆弱態:玻璃杯很硬,但掉到地上,很容易摔碎;

        強韌態:塑料杯容易變形,但掉在地上,一般完好無損;

        反脆弱態:想象有一種材質做成的杯子,當它掉在地上,會變成兩個小杯子。

        簡單說,抵抗外部風險的能力,叫“強韌結構”,從外部風險中獲利的能力,作者稱之為“反脆弱結構”。

        “35歲現象”的本質是“脆弱狀態”,因為某些憑借年齡獲得優勢的行業與職業,一過35歲,脆弱性會大大增加。“35歲現象”更大的風險不是失業,而是心理上脆弱的承受能力,導致職場上“90/95后只能夸,70/80后隨便罵”的現象。

        每個人都想通過“提升能力”的方式抵抗外部風險,但總有“黑天鵝事件”超過你的風險抵御能力。所以“35歲現象”最好的方法是“以毒攻毒”,為自己建立一個“反脆弱職業結構”,讓自己經常暴露在風險中,提高自己生活的“波動性”,利用“波動性”平衡風險,甚至在風險中獲利。

        這些都是上一篇文章的主要內容,本篇就介紹一個典型的“反脆弱職業結構”。

        (本文的策略,僅針對30歲以上,30歲之前,最重要的還是提高專業能力,從“脆弱態”進入“強韌態”)

        2/5 “斜杠青年”只是第一步

        大家最熟悉的“反脆弱結構”是保險。

        在日常支出中增加一部分保險費,在遭遇大風險時,讓我們不至于沒有翻身的機會。

        保險的“反脆弱性”讓我們可以在風險中“獲益”——這種說法聽上去有點怪怪的,那就換個說法,保險的核心就是把支出分成兩部分,大部分投入自己可以控制的、有穩定預期的事件,另一部分投入用于抵御無法控制的風險,最重要的是,這兩部分對沖之后,還有正收益,即:在正常情況下有利可圖,在極端風險下,不至于徹底失敗。

        所以,“反脆弱結構”的核心有兩點:選擇權、正向收益。

        作者將其總結為“杠鈴策略”,具體到職業發展上,就是放棄單一的中庸職業,讓自己永遠保留“最保守的職業”和“最激進的職業”兩個選擇權,而且總收益為正。

        這樣的例子很多:愛因斯坦在專利局上班的同時,研究相對論;卡夫卡白天在勞工事故保險局工,晚上回家寫作,他從來不發表任何作品,因為這些年他事業順利,從助理員一直升到總秘書;還有劉慈欣,在電廠做工程師的同時,完成了他所有的科幻作品……

        這些都是典型的“最保守”和“最激進”組合的“杠鈴策略”,一是有選擇權,人生在兩個方向上同時下注;二是上班的收益高于事業顆粒無收的風險,總收益為正。

        作者指出了大部分人在職業選擇上的誤區——選擇“中庸”,比如認為在大公司就職,風險小收入高。但實際上,大公司的穩定性讓大部分人失去抗風險能力,而且當大部分人都這么選擇時,你的成本收益很可能不匹配。

        上期的文章很多人都提到“斜杠青年”,沒錯,“斜杠青年”符合“杠鈴策略”的第一個條件——可選擇性。但“斜杠青年”的標準模式是“生存職業+興趣職業”,解決的是“現在的工作不感興趣怎么辦”的問題,只是因為基于興趣愛好的職業,可以讓你忍受前期無回報的問題,有足夠的時間等待興趣轉化為收入的途徑。

        但大部分“斜杠青年”都不能發展出“杠鈴策略”,因為不符合后一個要素——正收益。

        如果愛因斯坦是在一家競爭激烈的大公司做白領,那他再花時間研究相對論,一定會影響本職公司,這兩者形成“零和游戲”,沒有正收益;

        而劉慈欣之所以在制度嚴格的電廠工作的同時,還能寫作,是基于電廠工程師的職業特點,要求人員隨時到崗,以備突發事件,但大部分上班時間又沒有什么具體工作,兩者時間成本重疊,才能產生“正收益”。

        前者僅僅是“斜杠青年”,后者既是“斜杠青年”又是“杠鈴策略”。

        那么像卡夫卡這樣因為工作太成功,而沒有壓力把作品拿出去發表的“斜杠青年”,算不算“杠鈴策略”呢?同樣是。雖然他沒有把寫作發展為職業,但他保留這種選擇權,又能保證總收益為正,就像買保險的人并不會希望出事一樣,這也是相當好的“杠鈴策略”。

        “斜杠青年”想要發展成“杠鈴策略”,一定要有預期回報,并且投入的成本是劃得來的,大部分工作穩定的青年,晚上搞搖滾都只是“斜杠青年”而非“杠鈴策略”。

        上面的例子可以發現,實現“正收益”的一個關鍵條件是主業和副業的成本可以共享,特別是30歲之后最貴的時間成本。

        比如從事大客戶銷售而經常出差的本職工作,與某些具有同樣特征的個人事業,可以組合成“杠鈴策略”;專業技術人員與行業自媒體大V,可以組合成“杠鈴策略”;專職太太和編劇作家,可以組合成“杠鈴策略”;甚至我認識的一個在遠郊房地產公司上班的人,利用每天上班在地鐵上的兩個小時學習,通過了難度極大的CPA考試,這也是“杠鈴策略”。

        此外,“保守端”與“風險端”并非一成不變。之前有人問我,為什么是專職寫作,而不是一邊上班邊寫作。其實邊上班邊寫作的狀態,我已經堅持了近二十年,從評論、小說到劇本,只是公眾號出現后,確定我可以靠寫作養活自己,才辭職的。

        所以,對于我而言,寫作收入來源的多樣化,讓它從“風險端”變成了“保守端”,而“職業投資者”成為我新的“風險端”。

        很多人也許不以為然,什么“反脆弱結構”,什么“杠鈴策略”,不就是第二職業嗎?其實并非如此,只要符合“可選擇性”和“正收益”這兩個條件,很多職業本身就具備獨自發展出“反脆弱結構”的可能。

        比如公務員。

        3/5 公務員的“杠鈴策略”

        上一篇的留言中,有人提出質疑,說公務員收入穩定,也沒有什么風險,根本不需要什么“反脆弱結構”。

        其實公務員的職業風險有兩個,一個是硬風險,公務員犯罪屬于高職業風險(因為沒有公開統計數據,其他渠道數據不方便說);另一個心理上的風險,在官場這種權力系統中,當不了棋手就淪為棋子,能夠邁過這個心理上的坎的人,不多。

        不過,公務員這個職業的好處在于,它本身就構成了“杠鈴策略”。其杠鈴的“穩定端”就是大家最容易理解的收入穩定、幾乎沒有失業風險。

        那“風險端”呢?中國的公務員系統是由“政務官”和“公務員”合二為一的結構,“政務官”就是從主任科員到副科正科副處正處等一級級升上去的“升官”系統, 

        這種合二為一的假象讓人誤以為公務員既穩定又高收益,實際上,公務員靠做事,政務官靠“跑官”,后者是一條高投入高收益的職業發展道路——升官的收益巨大,但要“拉關系”“關系運作”“拉票”“搞政績”,成本非常高,特別是缺乏后臺和社會關系的人。而你在“公務員”系統中做出的成績,并不能直接轉化為“升官”的資本,這一點我在《比官場小說精彩百倍的北大博士論文,告訴你官員升遷真相》一文中分析過。

        這兩種角色構成“杠鈴策略”的兩端,讓公務員處于‘可選擇’的狀態,這就是古人說的“達則兼濟天下,窮則獨善其身”。

        因為這兩個系統仍然有一定的聯動,公務員做到一定年齡,就算不跑官,也可以當個主任科員、調研員,政府機關積累的人脈,用得上的地方很多,所以說公務員職業具有天然的“正收益”。

        事實,公務員系統的唯一風險就是沒有計算好“正收益”,把精力、金錢、人脈等其他無形資本,過度投入到“升官系統”,成本過高又要追求“正收益”,很可能最后身不由己,鋌而走險。

        公務員這個例子最有價值的是“選擇權”的重要性。在實際官場上,因為擁有了“杠鈴策略”的“穩定端”,很多公務員都放棄了高風險的“升官系統”,再重新選擇一個自己更有優勢更感興趣的“風險端”,比如有人做生意或者積累人脈資源為日后下海做準備,有人搞學術研究;有人在琴棋書畫等個人興趣領域搞出名堂;有人投入寫作,還有人炒股炒房,我認識的很多投資高手,都是公務員。

        反而是那些既不想升官,又沒有任何副業的純粹“公務員”,日子是不好過的,因為能當公務員的都是精英,可收入畢竟一般,跟社會地位不匹配。

        由公務員職業的例子,我想到,是不是可以利用“杠鈴策略”將很多職業從脆弱態改造為反脆弱態呢,這就避免了很多人不喜歡搞“第二職業”的問題?

        4/5 要么極端保守,要么極端冒險

        年齡創造的最直接的資產就是工作經驗,而“35歲現象”的危機的另一種風險是很多變化性強的職業,要求員工隨時放棄工作經驗產生的固定思維,接受新的變化——這對中年以上的員工挑戰更大。

        比如廣告行業,對年齡要求較高,一是工作強度大,二是很多工作經驗三五年就要淘汰一次。

        我進入廣告行業遇到的第一位文案指導,一位來自臺灣的中年人,就給了我一個工作方法的沖擊。大部分時候,他都在用一種很保守的方法寫文案,因此他的效率極高,但如果你以為他是個缺乏想法的人,那就錯了,如果遇上合適的客戶,他會一反常態,接連幾天時間,嘗試各種天馬行空的新玩法,雖然大部分并沒有實用價值。

        現在我明白了,這就是一種“杠鈴策略”,要么極端保守,要么極端冒險,盡量避免作者所說的“低強度、無休止、少睡眠的乏味工作”,結果是,那些安全保守的方案,可以滿足大部分客戶的要求,而不斷翻新的創作,讓他不斷嘗試新的風格(增加波動性)。

        使用類似“杠鈴策略”工作的還有:

        程序員:一方面在自己最舒服的方式寫代碼,一方面又要以自己最不熟悉的方式寫代碼。

        銷售員:一方面用最傳統的方法維護好現有客戶,一方面騰出一定的精力去拓展新類型客戶。

        “杠鈴策略”在同一個職業中,其實就是“保守方案+不斷試錯”,試錯提供“可選擇性”,前提是保證“正收益”,控制好自己的兩種工作方法的比例,因為新方法的失敗概率比較高。

        5/5 生于憂患,死于安樂

        有人說,只要專業過硬,不怕沒有工作。

        這個想法理論上是正確的,就像理論上我們可以設計出能抵抗99.99%風險的“超強韌物質”,但問題在于忽視了人類與生俱來的“非理性”的一面,從而高估了自己抗風險的能力。

        我遇到過很多專業能力很強的人用“裸辭”的方式解決事業上的困境,按理說,他們容易再找一份工作,可在真實的人力資源市場,習慣于穩定狀態的他們,往往從穩定的幻覺中走向極端的脆弱,以至于一段時間內什么工作都不想做,或者明知經濟不好,仍然堅持要高薪維護自尊。

        偏偏中產階層的高品質生活大多建立在高房貸杠桿和高薪之上,這種心理危機很可能演變成真正的生活危機。

        作者認為“反脆弱結構”之所以有效,因為“脆弱性是非線性的,溫和沖擊的累計效應要低于等量的單一嚴重沖擊所造成的單一影響。”

        翻譯成孟子的話就是:“人恒過,然后能改,困于心衡于慮而后作……,然后知生于憂患,而死于安樂也”。

        本文系人神共奮授權世界經理人發布,并經世界經理人編輯。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世界經理人立場,如需轉載請聯系原作者獲取授權,并請附上出處(世界經理人)及本頁鏈接http://www.17wanzhuan.cn/mycareer/ma/8800104679/01/,推薦關注微信公眾號(ID:CEC_GLOBALSOURCES)

        © 世界經理人:自1999年創立以來,世界經理人網站(www.17wanzhuan.cn)致力于引導職業經理人實現卓越管理,以專業的形象為經理人用戶全方位提供最佳管理資訊服務和互動平臺。

        相關文章

        面對危機,“4R模型”助企業反脆弱

        疫情危機之下,企業如何反脆弱?

        打造“反脆弱組織”

        如何對抗“35歲危機”

        《我的前半生》:35歲危機來臨,你靠什么在職場安生立命?

        廣告
         關注成功
         取消關注
        廣告

        熱門排行榜

        • 熱門
        • 經典
        • 管理
        • 文章
        • 論壇
        • 博客
         
         
         
        資訊訂閱
        世界經理人 iPhone APP
        世界經理人 微信公眾號
        亚洲性一级理论片-欧洲亚洲色视频综合在线-青青青视频在线最热